AMIGO

cp暮黎

心心生快! @颓废心—拖稿中
还在赶作业……
你相信我真的给你写了生贺然而它还只是手稿😱😱😱

其实我对于自己居然对写文产生了厌恶这种事情还是挺惊奇的。
开始怀疑剩下的欠文能不能写完了……
大概……还没有吧?
这果然是对于社交的无力。
大概很快就会换号了,
我想去冷圈静静……
其实本来只是换号,但现在果然是要退圈了吗?
没有很清楚是因为什么原因,
突如其来的?

大概吧?

适应不了这个节奏了。


……

【文野乙女】国X你 理想

答应过给 @桜悠 的贺文现在才发真是……别急……软软的更惨_(:з」∠)_
我觉得我能把国木田写成这样已经是极限了,但愿没崩……

OOC预警!!!

  你最喜欢的就是国木田他为了理想而奋斗的样子。

  那就像闪耀着光芒的太阳,是那么的温暖而有活力。

  仿佛可以透过他的身躯望见那不断燃烧的生命之火。

  而你,

  则是贪婪地汲取那跨越一切的光所散发出开的热度。

 
  没办法,太重要了啊。

  你最初见到国木田其实是一出很老套的戏码。

  土的不能再土的戏码。

  被横滨的异能者劫持的你最终被武装侦探社的他给救了。

  就是这么俗套的戏码,确真真实实的让你的心给沦陷了。

  你不会忘记,

  被绑匪劫持的恐惧以及等待死亡的煎熬。

  那一瞬间你和其他被劫持的人一样,如同待宰的羔羊。

 
  随后他就出现了。

  耳边的嘈杂以及不断爆破的哄声,气急败坏的嘶吼无一不提醒着你,有人来救你们了。

  有人来救你们了。

 

  那一瞬间你感到呼吸有些不顺畅,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在跃动。

  因此也忽略了耳边哄闹的爆炸声。

 

  从肩膀处被用力抓起,你可以感觉到有人扶着你。

  但是这力气似乎太大了。

 

  是谁呢?

  是有人来救我了吗?

  

  此时你恨不得将眼前那块用来遮挡视线的布条给摘下,然而和眼睛相同的,你的手也有被捆绑住。

 
 

  什么都听不见。

 

 

  耳边嗡嗡的声音非常奇怪。

  难以分辨那究竟是耳边真正的声音还是耳鸣产生的幻听。

  你觉得你耳边有些麻麻的。

  就像是感知神经被阻断了一样。

  酥酥麻麻,是有液体在上面流动吗?

 

  你毫不怀疑那绝对是血。

 

 

  大概还混合着混凝土一副血肉模糊的样子。

 

  恍惚之间,那个钳住你的力松开了。

  身体也因为失去力而后倾。

 

  要掉下去了。

 

  内心的无助霎时间踊跃而出,那种无力感俘获了你的心。

 

 

  你感觉有谁抱住了你。

 

 

  眼前的布条丝丝散落,长时间没接触阳光使你的眼睛有些惧光,但你还是强忍住痛意望着他。

  面前的男人有些一头金色的秀发,他带着一副方形眼镜,整个人的脸庞在空气的氤氲下有些朦胧。

  他将那本本子拿到你面前,是你可以正视的角度。

  浓墨写成的正楷——

 

  “理想”

 

  他似乎在说着什么,你想要听清,于是将听力损害的没那么厉害的耳朵靠近。

  你近的几乎可以看见他脖子上的血管。

  他似乎有一霎的不适,但很快便回复了镇定。

  眼神中有些踏碎一切的坚毅。

 

  “如您所见,我是武装侦探社的国木田独步。很抱歉让您受惊了,但是接下来我们会给您安排好医疗。”

 

  你嗫嚅着。

  他似乎明了什么,用力地握住了你的手:

  “不会再有意外!

  不只是这次的事件,

  今后横滨的案件都会完美的解决。”

 

  他的眼神望向远方,你看见了他被夕阳染上鎏金的眸子。

 

“我将赌上我的灵魂。”













【文乙联文】陀你(?)温馨十五题:百年后用时间见证

  这大概……算是陀的文??

  文体……不明??

  这篇确实写的不太好。

  我文笔大概改不了了【瘫】

  

  ooc预警!!

 就这样,我就成了菲奥娅·费奥多罗维奇①·陀思妥耶夫斯卡娅。

 
  我有遇到一对夫妻。

  那是一对很奇怪的夫妻。

  说实话我也不清楚他们这样算不算是夫妻。

  他们就这样收养了我。

  在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

  有着磅礴大雨。

  我有看见他们。

  那就像在黑夜中遇见了同类,还是比自己强大的同类。

  泥水被践踏飞起。

  

  呐,谁的手有伸过来。

  那是一双白皙的过分的手。

  骨瘦如柴。

  

  每每注视他们你便会想到黑夜里的某种生物。

  随后那双手有牵着我。

  与苍白的外表不同的是这双手十分温暖。

  

  她有对着我说什么——

  

  那苍白的嘴唇不断翕合着。

 

 她有在说什么。

  然而我却几乎想不起来了。

  与那个女人同行的是一位男性。

  难以形容他的外貌。

  

「像吸血鬼一样的男人」②

 

  他们就这样成了我的养父养母。

  并没有很清楚为什么会收养我这种问题。

  当然也有可能有别的原因。

  

  并不认为他们的感情有多好。

 

   但似乎也不是这样的。

 

   可能是因为他们的相处方式与理想中的有所不同。因此心中怪异的感觉才挥之不去。

  她真的不觉得这是很恩爱的表现。

  但若说不是,那为什么他们默契到相视一笑就可以明了对方的意图。

  简直是……天衣无缝。

  

  所以我的存在又是为了什么?

  少女这样望着他们,她并不认为自己在这里有什么不可替代的。

 

   所以,收养我有什么意义吗?

 

  这似乎难以理解,就像他们之间的关系一样难以理解。
   
  明明冰冷无比,却又透露的常人难以融入的默契。

  那有我所不懂的东西。

  在他们之间缠绕。

  带着模糊不明的色彩。

 

   他们间有私语,

   那影影绰绰有若幽灵的梦呓。

   有什么将他们缠绕了起来。

   那薄如蝉翼的轻柔。

   却并未被他们所打碎。

  

  他们的每一个清晨都带有倦意。

  男人会在晚上围在电脑前,

  冰凉的手指灵活地在键盘上飞跃。

  女人就在一旁看着他。

  她什么也不干,就在一旁看着他。

  每每这时我便会开始怀疑他们的肤色就是这么熬出来的。

  

 
  苍白中带点青灰的肤色。

  有着长时间没照阳光的阴郁。

  

  我不是记得很清了。

  印象中有一段十分混乱的记忆。

  每个视角都有照射到。

  那个男人的面容变得可怖,

  他的手普通恶魔的利爪伸来。

  

  但是停了下来。

  被谁停了下来。

  衔接上的是他们在交谈的画面。

  每一个字符的吐出都如同恶魔的喃语。

  那嘴唇不断翕合,

  苍白的唇瓣上有艳丽的色彩。

  仿佛毒汁一般。

  “……异能力……”

    纷乱的话语。

 

 

后来的后来——

 

 我再没见过那对夫妻。

  他们的相处是如此奇怪。

  我再没见过这样的相处。

  他们的言语是如此难解。

  我大概永远也无法理解。


  我再没见过那对夫妻。

  他们埋葬在了一座教堂。

  里面寂静的仿佛只有死灵。

  教堂的墙壁上雕刻着他们的暗语,

  那是我所不能理解的。

 

  我再没见过那对夫妻。

  他们沉睡在了巨大的灵柩中。

  一阖眼千万年便已消逝。

  他们却仿佛下一秒便会醒来。

  我若要再见他们一眼,

  那便必须打碎这份宁静。


  那是属于他们的宁静,

  其中蕴含着千思万绪。

  即使逝后依旧能保持着难言的默契。

  为了追求,

  抑或是因为这份默契,

  他们沉睡于此。

  鲜红的血液凝固于此。

  万事万物都是宁静的

  ——于此。


  我若想再见他们一眼,

  就必须打碎这份宁静。

  正因为这份宁静,

  我才想再见他们一眼。

  

「我再没见过那对夫妻」

  

   那苍白的嘴唇不断翕合着,

  

  「从今以后,

     就由你来见证。」

  


①费奥多尔变格成父称是费奥多罗维奇。

  ②原作中A评价陀思的话语。

关于同人ooc

  很多时候会觉得自己的文ooc了,或者说别人的文ooc了。认为自己/别人写出来的文章中的角色不是原本的角色。

  俗称认为ooc了。

  ooc是什么?ooc是扭曲原作性格。

  认为ooc呢?是你认为ooc。

  

  但其实原本就难以定义这一切。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在讨论同人和原作的时候,一部分同人其实本就不可以讨论。

  因为有些事情的发生在原作中并没有构成。因此衍生出来的才称之为同人。又因为是衍生,每个人根据对角色的不同理解在“同人”里,其实也可以说有了一个“私设的原作”。

  根据主观的不同,每个人心目中“私设的原作”不同,因此有了不同的ooc。随后衍生了一系列关于原作到底如何你到底有没有ooc的撕逼讨论。

  说实话我认为其实是没有必要的。

  因为是二次所以其实有些认知已经崩塌。

  唔,我是说有些角色之所以显的厉害如同站在神坛上,是因为他在原作中的特定背景,特定环境。因此其它情感因素等可能并没有描写。没有描写则必须要思考。

  靠猜,靠推理。

  根据原作中不同的细节推测出一个自己认为无限接近原作的模型。

  但其实原作中的特定背景因为同人的改变已经消失。

  也就是说,如果你想要描写原作特定以外的人物故事,那么首先你已经将他从原作中的特定背景摘下来了。但是这个人的性格以及办事能力呢?你有将他从神坛上推下来吗?

  若要描写原作以外的一切从而产生一系列情感分支,那么也一定要从另一方面再次思考。

  将他推下神坛后再分析这时的性格。

  同人写久了看久了,就不乏有一些同人中的私设几乎被默认引用。

  几乎成为“同人中原作的完美模型”。

  对此我不作解说。

  毕竟用的人太多了。已经无法判定心目中的人物形象究竟是从同人中汲取还是从原作中汲取。

  

  况且这本身也有矛盾的地方。

  首先人不可能每天都不断地复习原作。写一篇文就复习一遍原作并且还要将细节扣死这本身就不现实。其次如果你不看同人,每个人都不看同人,那么写手的积极性也会降低。虽然说一部分写手是用爱发电,本来就是写的自己开心,但是没有人会不希望得到别人的肯定和支持。再怎么说原本都习惯了之后突然有一天消失不见还是会开始自己反思是不是自己写的不好等。从而积极性降低。再者本来就是因为原作不足以满足读者的阅读需要并且读者想要衍生才会有同人的诞生。不过话题再次绕回,在读者阅读同人的时候原作的人物形象其实就有意无意的逐渐与达到你认定水平的同人形象磨合在了一起。

  但每个人认定的形象又不一样。

  因此日积月累每个人心中的同一个人的形象有时候会千差万别。

  再拿出来与原作对比——啊,根本没有可比性。

  因为环境背景都不同,私设的添加使其无法与原作比较。

  因此ooc的定义在每个人手中似乎也变得不一样了。

  

 

净化

说实话我倒是不怕虫子
不过打这个tag什么意思啊?
我是站BG乙女
也讨厌别人给我BL的安利
但是在tag里面刷虫子是什么鬼意思?
你们想干什么?
告诉大家讨厌all叶还是韩叶?
如果直接明白的说确实不可能阻止,
喜欢这个cp的人依旧存在,
那为什么你要去点这个tag呢?
不喜欢可以不看,
我也不喜欢,
这是我第一次打韩叶的tag,
真没想到是因为这种事。
大过年的,刷着是什么意思?
无声的抗议?
表明自己坚定的立场?
还是说看见全职圈闹翻了天很开心?
不是很懂你们的意思。
有很多人喜欢不同的东西,你无法阻止也不能阻止。
因此而采取这种手段你们真的是无可救药。
这是悲鸣吗?
确实我不知道你们经历了什么,
但是公然刷这个带给大众的影响都是不好的。
我是不怕这个。
我甚至可以点开你的主页然后观察到你每幅图都是相同的。
可是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这表明了什么?
除了引起公愤任何都没有。
今天苏沐橙生日我不想多说。
留着精神庆祝去。
您老留自己呆着吧(^_^)

50fo点文。
嗯,就是点文。
可以点文野刀乱柯南,
嗯,随便。(反正懒人一个的我还一堆债)
不准点车!!
不准点车!!
不准点车!!
我不会写车╮(‵▽′)╭

占tag抱歉 \(*T▽T*)/

赞颂吾名【上】

  晶莹剔透的仿佛世界上最美好的艺术品。

  这是只有大自然才能创造出来的。

  浑然天成。


  今年的冬天有下雪。






  那个孩子蹒跚前行着。

  他的发丝脏乱不堪。长时间没有修剪的发丝越蓄越长,竟是相互打着卷儿缠在一起了。他的脸上有些明显的污痕,鼻子也因为长期的寒冷染上了青黑。

  他的身上有穿着一件贴身的毛衣,毛衣上有许多白色的绒毛小球,外套是一件薄薄的夹克衫,下身则只有一件牛仔裤。

  似乎是忍不住这寒冷了,他将两只手搓在一起,使其摩擦生热。

  远处传来的白烟残存着一丝暖意,混杂着鲜美炒饭的飘香。

  他突然就将搓着的手放下,整个人像提线木偶般朝着白烟炊起的地方走去。

  那双黑色的眸瞳中闪烁着难以名状的光芒,这光芒令他的双眸炯炯有神,整个人也精神了几分。

  长期的饥饿感使他的大脑陷入了一种奇妙的晕眩。那扑腾着热气的白烟化为一位身姿曼妙的女性,周边冰块凝结的树仿佛也是因为他的力量而连根倒下。

  “啊,一切是多么的美妙!

  大地因为我的力量而颤动,

  树木因为我的力量而冻结,

  就连天——

  就连上天也因为我的力量而降雪!

  周边的小贩会因为敬仰我而送来甘甜鲜美的果实,

  高等的学府会因为敬仰我而请我去讲演,

  他们将敬仰我!

  歌颂吾名!

  啊,这一切是多么的——”

  美好的梦境被打破,随之而来的是因颠簸而飞溅来的水渍。

  那水寒的彻骨。

  他感觉脑中有什么轰的一下炸裂,所有的怒火都蹭了上来。随后,他高高地抬起了自己的下巴,带着不可一世的骄傲睥睨着身旁的老人。

  莫须有的魔法消失了。残忍的现实将他打回原形。

  仅仅一眼便使他狼狈不堪。


  白中混杂着些许黑色的固体——老实说除了这么称呼外,真的没有更适合的形容词。

  难不成您竟想称呼着固体为头发?


  “那绝不是因为有打发蜡而形成的固体。”他心里已然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其变成固体。但他不敢再想下去。

  “难不成我竟要沦落到和它们同等地步吗?”这么想着他眼神中又透露出一抹坚定,“不,绝不会!”

  “它们将高呼我的名!”他仍不死心的想着,青灰的脸上竟多了一抹苍白。

  在如此寒冷的环境下竟是有汗渗出。

  上下齿间发出的清脆响声让他无比清楚的认识到自己颤抖的有多厉害。这像是魔怔一般,无论他怎样想停止也无法止住颤抖。

  “不行!”他近乎惊恐的想着,“一个浑身颤抖的王又怎么能程之为‘王’,又怎么能让它们臣服!”

  这种恐惧从他的内心深处蔓延开来。他看见一个人沉浸在冰冷的河床中,那人影起起伏伏,终归是沉没在了那寒冷中。

  “难道这鬼地方竟会有人?”他纳闷着,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提出的问题似乎有什么不对。但是非常奇妙的,他并不知道自己原本想说的话语,那正确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他一时之间有些摸不着头脑。

  初步的愣神之后,席卷而来的便是一股难以宣泄的愤怒。

  带着这种奇妙的情感,他接着朝那处望去,却只看见那被分离的血色。

  被晕散开来的。

  “这竟是发生了什么?”他的大脑越来越乱,所有判断力思考力什么的都似乎在这时候消失了。

  这个视角特别奇妙。

  他有看见那红色的来源。甚至就连它慢慢晕散开来的每一个瞬间,那些分子渐渐溶于水的每一个瞬间,都清晰可见。

  仿佛在水下有一双他的眼睛。

  “这是什么?既视感?视感相连?”他的思考能力一瞬间又回来了。保持着原有的好奇心,他随着这个视角接着看了下去。

  “那缥缈的红色丝带的来源……”

  “那缥缈的红色丝带的来源……”

  他口中喃喃道,便是接着找寻下去。

  “那缥缈的红色丝带的来源——”

  他突然停止了呓语。显然着血腥有带有灵异的唯美使他震惊。

  那血液,那缥缈的红色丝带便是从这个人胸口处缓缓涌出的——先前那个人影。

  一瞬间他为自己先前的作为感到羞愧。

  “大概自己就是个变态吧?”他悻悻想着,却又觉得有一丝不对劲。

  “任谁看见那么恣睢飘荡的血色同这幽暗澄清的水混杂在一起都会忍不住欣赏吧!”他的眼神突然又变得坚定起来,“况且事先我有没有看见那个人影,不知者无罪,对吧?”他好似是在征求别人同意一般,这么反复思索着。

  然他其实也明白。早在看见那红色时心里多少已经有数了。只是在真的得到证实时还是不愿承认。


  至少自己不想承认。


  于是便努力的说服自己。

  安慰好自己后,他便接着看了下去。


  “开什么玩笑?这里除了我又没有其他人,为什么要有那种情感?”


  他近乎偏执的这么说服自己,同一时刻眼睛已经瞥向那人影。

  黑色的发丝随着水的波动而恣意地摇曳着,同水似乎已经融为一体。

  他突然有些好奇那人影的长相,莫名的也有不好的预感。

  然他现在也不过是能够看见这个视角罢了,移动却不可能做到半分——也是,毕竟他又不是真的处在水中。

  那人影如同一棵浮木般不断地随水移动,他隐约觉得有哪里怪异,一时半会儿却也说不上来。

  “就快要转过来了!”长期等待的煎熬使得他这一刻的兴奋更为强烈,那唯一的一点怪异也被他抛之脑后。

  目光随着人影转去的方向从下向上看——下巴,唇,鼻……他隐隐觉得有些熟悉,望向那双禁闭的双眸时他脑中有什么轰的一下炸开。

  这是他自己的脸。

  然而还没等他吃惊完,那双闭着的眼眸便已睁开。

  黑色的。

  浓的似化不开的墨,但却比墨浑浊——其中还有一种诡异的亮光在跃动。

  他来不及多想,当下只想关上这个诡异的视角。

  然而这个视角却还在。

  鬼使神差的,他竟觉得那个和他有着相同的脸的人在笑——可那个人的面部明明没有任何表情。

  那笑极其诡异。让他的汗毛都有竖起。

  “难道他竟是在嘲笑我想要关掉这个视角?”他心中思绪万千,很多纷杂的东西有扰乱在一起,一如现在的状态,“不!我可以出去!我是王!是王!怎么可能被这种事情折断!你们要歌颂吾名!赞颂吾名!”

  他像是疯了一般不住喊道,言语中带着豁出一切的疯狂——似乎这样便可以减少内心的恐惧。

  “呵呵呵呵呵……”那个‘他’竟是发出了一连串的嗤笑。

  不知怎的,他觉得那个‘他’发出来的声音竟是有同鬼魅般诡异,笑声中有空灵的回音,模糊的分辨不出性别,然他已经没有心思欣赏了。

  他要挣脱出来。且绝不可能在这种地方死去!

  他这么想着,感觉自己似乎已经可以关联到自己的手脚了。

  确实是十分难动。似乎有什么切断了他命令手脚的指令——更确切的说,是有什么不可逾越的无形障碍使他的手脚难以行动。

  “是‘他’吗?”他的脸色苍白,却仍没有放弃。但令他措手不及的事又发生了,‘他’离他越来越近,近到最后只能看见那双混沌的黑眸。

  “我才不会身亡于此!你们将歌颂吾名!赞颂吾名!”他近乎疯狂地想着,话语到了嘴边却发不出声。


    “他是撒旦。


  这是那双黑色眸瞳靠近他时他最后的想法。

  

事先声明不要因为我奇怪呢故事内容就不看(好吧你真的不看我也没办法╮(‵▽′)╭)
请叫我【视角奇怪的勿矽葬】

君言家的裴叶:

很久没写文了,请不要嫌弃我语废和奇怪的剧情


浮夏归江◎:



联文发文时间出炉!




从2/11开始,一共19天,每天都会有至少一位太太的粮可以吃噢!惊不惊喜,意不意外(≖ᴗ≖๑)




以下是名单♬感谢大家的参与ヾ(*´∀`*)ノ




2/11:@曦微.
2/12:@薯心片@君言家的裴叶
2/13:@在迷茫的道路上徘徊的椛洛
2/14:@归来少年
2/15:@与云听风
2/16:@硫酸铜爱吃辣♬
2/17:@林言兮
2/18:@カニ玉🍩椿園
2/19:@鱼子酱
2/20:@雨未°
2/21:@細川伽羅奢@勿矽葬
2/22:@un.  吾乃無心.
2/23:@实沈【病原体】
2/24:@烂骨人
2/25:@梦牢楼之住人
2/26:@哈默林的笛声
2/27:@甘筱宁
2/28:@-唐鸩-
3/1:@D




PS.对发文时间有问题都可以跟我说噢,
我们可以再调整。
PPS.如果没问题的话就谢谢大家的参与啦!
先写完的太太可以开定时发文哟!
ppps.欢迎转发w


【新年联文】【果X你】与他一起度过新年的第一天

嗯……大家联文都发了

就我一个拖到现在【捂脸】,突然觉得好羞愧(。・ˇ_ˇ・。:)。

果然改了还是觉得怪怪的。

嗯。感谢Cu铜的科普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写果子。


以及,

列表里的关注了我的人如果是因为之前的事情关注我或者是群里之前扩列的,

那么点小蓝手和小红心慎重。

写文是很严肃的事。

如果只是捧个场或者人情才点的那么我不需要。

想要取关随意。



ooc×3

女主是路人路人对没错就是个路人!

而且花式作死……

下面开始正文。

当指针指向一年中的最后一秒时,收拾好东西,准备出门。

呐,现在就是跨年呢。

你沉浸在第一次跨年和修仙的兴奋里。

理所当然的,现在的天色很暗,但街上却并没有因为是深夜而沉寂下来。虽说如此,但居民区却与平常无异。



——果然还是都在家里过年吗?


不。你想着摇了摇头。

在家里过跨年这种事情多无聊?何况……


你想了想又再次向周围看了看。闪烁着明亮火花的花灯,拿着糖人追逐嬉戏的孩童,还有聚集在一起的学生。


就像是从另一个视角来看这个世界一样。

抑或是,我所不曾接触的一面。


你对这一切都感到新奇,血液似乎也因为难以名状的兴奋而加速流动,身体微微地颤抖。

突然间,人群被推动。

而你也随着人潮一起被推动。


在那前面……有什么吗?


你朝那个听起来有些喧闹的地方望去。


瞳孔中映照出一个打扮夸张的人。

说他打扮的夸张丝毫不奇怪。高高的礼帽和条纹状的衣服,大件的外套以及……明显不正常的鞋子。


是马戏团请来表演的人吗?


你这么想着,有些疑惑。


旁边的孩童都围着他,似乎对他十分感兴趣。


对他那,可以随意地变出东西的能力,十分感兴趣。


大概是魔术师吧……


你打量着他的服饰,又觉得还是不对劲。


怎么看都是马戏团里小丑的服饰。

披着小丑服饰的魔术师?



——但是这种类型的魔术,从来都没看过诶。


“那么现在开始提问,请问我是谁?”


语速非常快,同时还喜欢左右摇摆的一个人。

真蹦脱。



“啊哈!当然是果戈里!答对了!”

让人感觉不到什么不快。你甚至十分喜欢他这种说话的方式。


不由自主地朝他的所在地走去。

你,被他的“表演”吸引了。



于是不顾一切地,跑向他所在的地方——



“可以再给我们一场表演吗先生!”



“嗯?”他似乎有些疑惑,目光朝你这边望来。


你望着他因空气流动而飞舞起来的发丝屏住了呼吸。

“可以,给我一场表演吗?先生!”





呐,这种时候他会回答什么?

会拒绝吗?

这种可能性很小吧!

非常非常小,对吧!


你露出了一个怪异的笑容。

大概是因为你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这个笑容,因而显得怪异。


不会拒绝的吧?

在这种时候,

新年这种时候穿着这样的服装,




“难道不就是为了表演吗——”


近乎破音的尖锐将你扯回现实。

发生什么了?

念出来了?

我,念出来了?

糟糕。


你小心翼翼的朝果戈里望去,五官几乎皱在了一起。


“好。”他似乎端正了态度一般的,对着你行了个鞠躬礼,随后右手又开始左右摇摆,嘴巴也开始说个不停。


上下唇不断地翕合。


在说什么啊。


你开始怀疑刚刚那一瞬间的正经是错觉。



“那么现在开始提问,请问我会给这位小姐什么礼物?当然是个惊喜!”

他的态度转变的太快了——你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下一秒——


“咔嚓”


有什么声音——




转过去。

把头转过去。



有什么声音——


“嘭”


骗人的吧?




今天可是……新年的第一天啊!

……

“2018年1月1日凌晨06时45分,一名学生于xx市xx区发现一名少女的尸体。死因是枪击头部所造成的致命伤。推测死亡时间为昨夜凌晨左右。奇怪的是,周围居民均无昨晚记忆。凶手目前未知,仍在潜逃中。”

“哔——”

“下面开始下一则新闻报道……”